蓝河小天使我宣你

关于吃饭时搞出的脑洞

        今天中午和同学吃饭,聊到了恋与制作人。
        我不玩,她玩。
        她吐槽除了白起之外的三个人都有工作时候的卡图。
        而且白起明明是特/警,结果只看见他抓小偷啊,帮助市民啊,和女主偶遇啊之类的。
        然后我脑洞就来了。
        她和我剧透过除了白起其他人接近女主的别用目的。
        然后我想起了女主那屌炸天的Queen设定。
        下面是我个人的妄想设定,关于没有工作立绘的白起的。
        由于没玩过,语气情感全靠同学说的印象和自己脑补。如果OOC希望能原谅。

         白起是个特/警,原本应该为国家献出心脏。直到有一天——
        “白起同志,我们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是,请问组织有什么吩咐。”
        “你知道最近被发现疑似Queen的女主吗?”
        “知道。”
        “那我们长话短说。我们需要你去接近保护她。毕竟Queen的重要性你明白的。我们不希望她会被一些不法之徒利用,你一定要确保她的安全和可控性。这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大事。白起同志,虽然你现在很年轻,但在这个年纪能当上特/警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那么,你能完成这个任务吗?”
        “请党/和/政/府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上面对我的期待的!”
        “好!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劲头!我们会安排你去那个城市,明面上不会给你什么工作。毕竟女主只是个普通人。让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就这样被卷入这种世界实在是太残忍了。在确认她就是Queen之前,希望你能不要让那些暗潮涌动到她面前。让她最后享受一下普通女孩能经历的时光吧。”
        “是,我一定会完成国家的任务,除非我死,否则不会让能伤及她的事物接近她的!”敬礼。
        “我相信你,白起同志。你去收拾一下行李准备出发吧。马上就要长期作战了。”
        “是。”

        莫名觉得白起好苏……
        接下来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为什么白起每天无所事事,为什么他不工作还和女主偶遇,为什么一个特警会去抓小偷而不是干点什么高大上的事?
        因为在女主身边保护她就是他的工作啊!

        你以为我每天无所事事哪都有我,其实我很忙的!
        不然你哪来那么多安生日子过!
        我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以为是偶然,其实是必然。
        因为我早就在这里蹲守了。
        每次和你聊天都很累,因为我不止要和你调情,还有注意周围,要是出现什么异动还要说骚话来转移你注意力来让队友行动。
        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啊!就快成情场高手了!
        你以为不在你身边我能放松?
        tan90º
        更累!
        帮你观察整理交际网,避开危险人物的接近,和反动势力互怼……
        我可能,是绝望的劳碌命属性吧。
        以上是不愿透露姓名的白先生的内心。

        由于这个背景十分高大上,被同学吐槽这只是个乙女游戏你冷静点。
        但是这样不好吗!
        直接从一个甜甜腻腻的乙女变成了表面乙女实则包含政/斗、官/斗、激烈冲突的硬核游戏。
        多好呀,是吧。

        然后我严肃的提示她。
        “白起人气那么高,还有暗线,如果公司再搞个白起粉丝向的副线游戏,充满了白起持/枪/怼/人的立绘和暗中保护女主的剧情的游戏岂不是美滋滋。”
        “而且还可以来点有操作的,带脑的,推理向的。多好呀。”
        “有道理,反正如果出了我会肝。”
        “所以啊。”

        这里奶一口剧情,其他人有目的的接近女主,白起从头到尾保护女主。随着剧情的发展这种保护越来越明显。女主开始探究。之后有个契机,大概是白起因为女主重伤GG,然后女主才能继续深入了解。最后这俩成队友,一起肛BOSS。
         “白起,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躲在你的羽翼下还不自知的我了!我希望你能依靠我一点,而不是什么都自己扛着!拜托了!把你的后背放心的交给我,让我们一同并肩作战吧!”

        这话有点骚……
        总之打个tag蹭蹭热度。









        你以为那就结局了?
        其实我对白起没有工作立绘的真正原因是这么想的:
        “怎么说呢,周棋洛(是这个吗?)的工作立绘可以参考现实喜欢idol的动态,许墨可以回大学看看,怼怼可以参考自家老板。但是白起嘛……现实特警工作时候的样子也难找。所以画不出来。”
         “……有道理。”

好好睡觉吧……每天再写日记

里面虽然写的是今天…但从发表日期来看应该是昨天……

1
今天抽血,昨天晚修年级主任疯狂强调10点后不准吃东西,不可以抽完血跑去食堂吃早餐,不然记过。
毕竟离高考没多久了,不够撤销处分的时间。
所以他们选择直接去理论。

2
我第一节课课间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毕竟我是被DX姑娘叫醒的,
而且一抬头就看到醒哥在讲台上。

3
所以可以去吃早餐这点我是抽完血才知道的。

4
去硬肛的是ZX的朋友。
传奇的朋友也是这么传奇。
据说那位勇士直接冲到了年级主任办公室理论。
而且对象还是我们公认最难讲话的那位。
结果居然同意了。
然后ZX就炫耀了一个课间。

5
进去抽血排队的时候我和朋友们呆在一起。
YS姑娘感叹一走读之后,校卡就完全不见了。
我们点头称是。
“不对你午餐怎么办?”

6
“我最近午餐就是薯片加小说。”
“……你怎么还不死。”
毕竟她是个有胃病的人。
而且还挺严重的。

7
“让我们期待着她因为胃癌死掉的那天。”
我最后总结。

8
“等等你最后一包薯片给我了你吃什么?”
“……”
“好像很有道理。”

9
今天中午我去了她们宿舍。
她坐在床上吃薯片。
我问她不是吃完了吗。
她说那五包到了。

10
所以我一直很好奇她究竟是怎么正常的活到现在的。

11
进去抽血了。
我因为怂,而且前面的人都说疼。
所以……
“Lily你不要走!快过来陪我!我怂!”

12
Lily是个男孩子。
长得不差,很温柔。
就是温柔到了妇女之友以至于一直交不到女朋友而已。
之后去食堂吃早餐的时候提起了这个话题。
鸡源表示:
“他都有一手机的女朋友了还要什么现实的女朋友。”
好像很有道理。
毕竟他是有阿福(阿尔托利福)的男人。

13
我抽血的时候一直抓着Lily的手。
他一直安慰我不要怕。
我开始思考起以后到了大学Lily不在身边我该怎么办。
和她们谈起这件事,大姐姐安慰我说 :
“没关系以后就有别的Lily了。”
似乎很有道理。

14
吃完早餐后回班上上课。
物理课。
今天的物理课依然欢快。
但是因为“刚抽完血我好虚”和“刚吃完早餐我好撑”的双重Debuff叠加,对于耍活宝的物理老师,大家并没有太大反应。
最直观的大概就是我已经忘了他说了什么东西让我笑,只记得那依然是一个欢快的课堂。
日后想起来应该会补吧……
应该……

15
对于这件事,物理老师有表达不满。
“你们班今天有点沉闷啊,平时那爽朗的笑声呢?今天怎么怎么腼腆?抽血抽多了?”

16
接下来是数学连堂。
我们数学老师也特逗。
第一节课他上课上到一半,突然问我们: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烧焦的味道?”

17
这是个伏笔。
因为直到下午教室里都有这个味道。

18
因为教室里,尤其是前面那味道十分浓厚。
所以我课间出教室呼吸新鲜空气。
YF妹子正在给班上的植物浇水。
她是个很有爱心的人。
所以植物一向是由她来照顾的。
包括别班遗弃在这里的植物。

19
她跟我说她担心我们高考完植物要在这里呆两个月没人照顾会死的。问我怎么办。
我说:
“去问原来在这里的班还要不要这些植物,要就还给他们,不要就充公,让想养的人领回去。”

20
因为味道真的很浓,第一桌的ZX带起了口罩,成功的引起了数学老师的注意。
“你看我干嘛。”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你看我干嘛不看你。”

21
旁若无人,打情骂俏。
虽然这俩是纯洁的师生关系……

22
“你干嘛带口罩?”
“臭啊。”
“哦,那你去厕所吧。”
“我去厕所干嘛?”
“厕所不臭。”
“你又不去厕所!”
“我去厕所干嘛。”
“你又不在厕所我去干嘛。”
“你怕臭啊,我又不怕。”
“那你又不在厕所我去干嘛。我要上课。你去我就去。”
“切。懒得理你。”

23
“你又看我干嘛!”
“看你不行啊。”

24
一男生给了这个互动一个总结:
“眉来眼去。”
听到的人都笑出了声。
包括我。
可惜数学老师没听到,
一脸茫然的问我们在笑什么。

25
所以到底是什么东西烧焦了现在还没破案。

26
下午有体育课。
内容是考鱼贯入绳。
一群打算一分钟跳200+的补考冲满分的人积极活跃的补考。
DG也是其中一个。

27
她跳兴奋了。
直观的表现就是她跑到我身边跟我说她跳上瘾了还想跳。

28
我对她说:
“你可以自己拿根绳自己跳。”
顿了一下
“就像狗自己叼着狗链自己遛自己一样。”
“滚!你才是狗!”
她冲我咆哮。

29
“所以你决定自己遛自己了吗?”
我平静的问。
“我才不要!我又不是狗!”

30
正好旁边有一组人准备跳绳。
我拍了拍DG的肩膀,说:
“看,有人遛你了,开心吗。”
“滚!我才不是狗!”
一边对我吼又一边跑远的身影十分没有说服力。

31
唉,女人。

32
所以我俩之间的友谊居然还没破碎还真是奇迹。

emmmmmmm当天的日记果然还是当天写好。虽然会写到第二天。话说明天就要抽血了我这样修仙真的好吗……

1
今天终于放晴了。
昨晚鸡源还吐槽下雨除了不用跑操之外一切都不好。
毕竟,快没衣服换这点,谁都一样。

2
第一节课间的时候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过了昏昏欲睡的英语课,我打算直接趴桌子。
YX突然问我:“小愁,那饼你吃了吗?”
她昨晚突然跑到我们宿舍说她在纠结明早吃什么,二选一十分纠结。
对于同为选择困难症患者,我是非常体贴的。
所以我买了两份,让她拖延到每天纠结。
我吃她不想吃的那份。

3
“当然吃啦!”
“???你怎么吃怎么快!”
哥哥这第一节课都下了!

4
她说最近饿得很快。
果然这个班的人都被饥饿魔王给附体了吧!

5
最后我把我的另一份早餐给了她。
毕竟最近被诅咒所扰,每天都跟个饿死鬼那样游荡,肯定要多买存粮。
正好食堂出了新的东西,没试过。
然后我让她帮我试毒。

6
“那你拿一点呗。”

7
劳资困死了啊!

8
但是食物是至高无上的。
所以我屈服了。

9
DX见我吃东西,对我说:
“反正你现在又不睡,帮我看个问题呗。”

10
内心被绝望的MMP充满。

11
但是我还是解答了。
“好了就这样懂了吧。”
“懂了。”
“OK那我睡了。”
就在我准备趴下去触及桌面的那一刻,一个令人崩溃的呼喊声响起。
“小愁!”

12
你们有完没完!
来自内心深处的呐喊。

13
这次是和我玩得好的妹子,DG。
因为原因是食物,所以我原谅她了。

14
因为真的很困,所以我是半睁半闭的去拿。
我隐隐约约看到递东西给我的妹子眼里的无奈。

15
把东西直接塞嘴里,戴上帽子往下趴。
DX无奈的说你这样真的好吗。

16
当然好了!有什么不对吗!

17
我真的是刚刚趴下去,
然后我的帽子就被扯开了。

18
我今天就怎么多灾多难吗!

19
来者是葱,她叫我今天中午早点宿舍大扫除。

20
你一会儿再讲会死啊!

21
葱讲完了,我继续趴桌子睡到了上课。
……才怪哦。
毕竟,刚趴下去就打上课铃这种事情也不是不会发生不是吗?

22
可怜教室之大,竟容不下一桌之地供人休息!

23
我满脸绝望的抬头,吸引了DX的注意。
DX是个好姑娘,
尤其热爱学习。
所以她对我的绝望是这种反应:
“反正你也睡不了快,就帮我看题吧。”

24
日她大爷。

25
头昏脑胀的第二节课,
全靠我对生物老师的爱支撑我不倒下。

26
我们这个垃圾学校热爱跑操。
尤其是高三生跑操。
在校长发现高三做操不认真后达到了顶峰。
因为他那大手一挥,
我们就改成了跑操。

27
原本只用跑两天。
而现在都要。

28
虽然今天出了太阳。
但是前几天一直在下雨啊!
操场还没干呢!

29
不管他们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30
跑了一圈后我们班基本都没形了。
而我哪怕半路脱队也缓了两节课。
据我同学说,我当时这个人都是飘的。

31
我在最后的物理课恢复了正常。
毕竟,物理课总是有趣的。

32
在复习的时候,物理老师让我们看题目里的电路图。
因为很无聊,所以直接写了题。
写完后物理老师开口了。
“好了,不要动脑了,听我讲。”

33
然后我的嘴又不听使唤了。
“已经动了怎么办?”

34
我迟早死在这张嘴上。

35
“那就——停下来吧。”
物理老师果然心大。
所以教室再一次成为了欢快的海洋。

36
之后换了一道题。
不知道为了什么,他特别提了句
“看完图就行了,不要动脑,等我来讲。”

37
讲到了电容器。
提到两板的电性。
“电极板和哪极连就带什么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近朱者什么,近墨者黑。”
正常人回了近朱者赤。
而我和DX说了近zhu者zhu。

38
物理老师提到电极板充电速度特快,最多几秒就好了,和充一个多小时的手机电池不一样。
有人问那电容器很大呢?

39
“电容器很神奇的,不管多大都是几秒钟的事。”
“不过它的电容量也确实大不到哪去。”

40
下午放学下楼时妹子YS突然叫住我。
“小愁,你吃薯片吗?”
“吃!”

41
“我那有一包,你去我宿舍拿吧。”
“好!等等你不吃吗?”
“我已经连续吃了三天了……而且还有五包在路上……”

42
她怎么还没把自己作死……

43
“等等你是不是忘了明天要抽血这个设定?”
“……”
她突然飘忽的眼神给了我答案。

44
虽然根据发表时间应该是今天,但是我还是觉得她作……

45
“不管了!反正就这样!”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的这份旷达能用在其他地方……

又是新的一天,继续无聊的日记。又短又小,可能是因为星期一吧。

1
今天发生了一起神秘案件。
我帮我已经同班快6年,代购快3年的同学YX带早餐。
由于今天我值日,所以我就放在我后面的人的桌子上。

2
我清晰的记得YX的同桌HH看了我一眼。
然后就低头写作业了。
我以为他能看得懂我的暗示。
事实证明我还是图样图森破。

3
因为在我扫地回来之后,早餐就不见了。

4
我沉默的看着后座空荡荡的桌子和面无表情的后座。
内心满满的MMP。

5
“HH我放LZ桌上的早餐去哪了?”

6
“什么早餐?”HH一脸茫然的抬头看我。
我和YX两个相顾无言。

7
“LZ你有看到你桌上的早餐吗?”
“没有。”

8
“HH你能不能有点自觉!?一周都过去了。”
“???不是才两三天吗?而且人要21天才能养成习惯。”
“滚!劳资帮她带了两年了!你有没有关心过同学!”
HH只和我们同学了两年。

9
最后因为是在LZ的桌上消失的,所以YX今天的早餐由LZ承包。

10
欢快的物理课。
讲评昨天的选择题。
不记得讲到哪一题,物理老师突然说,
“我们班这题很差啊,要不我再找一个老师来讲吧。”
下面突然炸开了锅。
“Z老师”“B老师”“小Z”“BB”的声音此起彼伏。
物理老师顿了一下,然后说
“要不我一会去看一下哪个班的分数比较高,就请哪个老师来吧。”

11
“恩?好像哪里不对。”
我们都在下面笑翻。
(B老师是教我们学校两个一尖班的老师,不管怎么样物理第一一般都是B老师的学生内斗。物理老师说这话某种意义上意味着他绝对会请B老师)

12
下午有班主任醒哥的班会。
提到了抽血体检的事。
我顺手抽出了之前的体检表看我的转氨酶浓度。
恩,9,随便浪。
DX姑娘也看了一下,14,稳。
然后CJ也看了一下,40。

13
“你是不是吃东西了?”
“没有啊。”
“那就是修仙了。”
我完美的看到了CJ突然飘忽的目光。

14
仔细想想,几天前我才和CJ说他眼睛里都是血丝,还是少修点仙吧。
那小王八蛋是这样回我的
“这是成熟男人的标志。”

15
科科

我觉得我可能是个话唠……不然一天的东西怎么扯了这么多。还写到了第三天。

1
上完课后是理综选择题训练。
然后发生了让我绝望的事情。
离结束大概还有20多分钟的时候,我的肚子,代替我表达了对考试的绝望。

2
日。

3
同样的事情在今天英语课上再次发生。

4
怎一个愁字了得。

5
晚上回到宿舍,和下铺鸡源提起这件事。
虽然是委婉的提。

6
“鸡源,我觉得我最近怎么吃都吃不饱,是不是被什么诅咒了。”

7
那小混蛋是怎么回我的:
“那不是很棒吗?”

8
我们之间还有爱吗?

9
“我最近也是这样。所以你吃吗?”

10
爱又回来了。
我当时十分感动,
如果不是刷了牙的话。

11
“日你大爷我刷牙了!”
“所以你吃不吃?”
“吃……”

12
晚自习是物理老师看。
一个很可爱的胖胖的男老师。

13
晚自习的时候我坐在自习室里。
因为我嫌教室闷。
他也在自习室里。
因为他嫌外面冷。

14
有一个男生来问他问题。
物理老师抬头看了他一眼。
“是数学问题吗。”

15
也不怪物理老师有这种反应,基本上可以说他是自找的。
毕竟有过前科。

16
我们物理老师管的松,每天就只布置2~3题作业。每天抽三位“幸运儿”来点评。
一次抽到了那个男生。
漂亮的字和工整的过程,
使得那红色的“我不会算”十分的显眼。

17
物理老师的心总是宽的。
所以他说能到这步已经不错了。
来让我们看下一个同学。
哦,算出来了。

18
教室里顿时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19
“它哪来的二分之一?”
还真是数学问题。

20
接下来是我的回合。
问了几题隐隐约约有点感觉但是做不出来的题。
被完美解答了。
当然,完美的还有数学计算。

21
“老师考试的时候这种题可以直接放弃吗?”
“不行啊!再坚持一下吧!万一做出来了呢!”

22
当时还有其他学生在问问题。
DX姑娘出来问了一个问题,但是物理老师给旁边的另一个同学讲过了。
于是他就问那个同学懂那道题了吗。
同学说懂了。
他非常开心,“那你去教她吧。”

23
然后我们继续讲题。
结束了两三题之后,我看了眼她们。
恩,还在纠结那题。

24
最后还是物理老师教的。

25
其实当晚没有布置什么作业。
所以在我们拿着虽然发了但是他似乎还没有打算开的练习来问的时候,他是有点蒙逼的。

26
“我布置过了吗?”
“你没布置吗!?”

27
经过一番头脑风暴,我们破了案。
“哦,就是说HH(课代表)自己布置的。”
“对啊!”
“他可真坏。”

28
???
似乎有那里不对。

29
“你不是应该夸他的吗?”
和我一起听题的妹子一脸蒙蔽的问。
“我应该夸他吗?那就夸吧。”
物理老师一脸无辜的说。

30
下晚自习之后,我又留了一会才回宿舍。
然后就遇到了以前住一起的别班的妹子。

31
“诶,你也不脱鞋套的啊!”

32
这件事让我坚信我是个小聋瞎。
因为我和她下了三楼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鞋套而不是袖套。

33
我们用了下楼的时间得到了一个结论。
我俩都是懒癌晚期,没救的那种。
因为我俩都穿鞋套穿了一天,
在室内。

34
我和妹子在前面走,CJ和WQ在我们后面。
CJ和WQ在纠结化学STS。
CJ突然问我,
“小愁,你会吗。”

35
“会啊。”
“那黄河入海口怎么就和卤水点豆腐一样了呢?”
“???不就胶体聚沉吗?沙子原本在水里活得好好的,被氯化钠一搞就下来了。”
“对啊。”
“被带电弄下来了。那不就完了吗?”
“对啊。”
“等等哪来的氯化钠!?”
“入海口啊!”
“哦……等等哪来的带电!海水不是不带电的吗!”
“带!电!粒!子!我省略了!”
妹子在我旁边听这对话一直在笑。

36
回到宿舍后就听到室友葱说她要打电话给她妈投诉她爸。

37
“Z女士,我要和你投诉W先生。”
“我觉得你看人的眼光很有问题。”
“他把我放客厅一周的围巾给熏得都是烟味!”
“洗都洗不掉!”
“而且我觉得你的外套味更大。”
“你给我等下去打电话骂他!”
“不过等十一点过后,我骂完先。”
“所以我新买了两条新围巾。”

38
“你干嘛骂我!?那是买一送一!”

39
我和鸡源笑到抽搐。

40
之后葱又打电话给她爸。

41
“W先生,我要投诉你。”
“很快你老婆就也要打电话来骂你了。”

42
十分有趣。

43
熄灯之后,我和鸡源作死,拿手机看视频。
突然有人敲门。
日,是老师。

44
结果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来查个寝。
吓死爸爸了。
之后我俩怂货就滚去睡觉。
今天结束了。

从今天开始写点什么吧,就当留点什么,不能注册了帐号白白长草啊。

1
今天下午有一节生物课。
老师讲评试卷。
讲到选做题,选修一的做腐乳。

2
讲题前惯例的分析
生物老师说:“这次大家都很会选择嘛,我改卷的时候都没什么人选选修一。也就一百人左右吧。但是我们班还是有同学学选修一的,所以我还是讲吧。”

3
都没多少人你讲个啥啊!

4
我同桌,DX姑娘,突然问我
“所以选选修一的人是全校还是就我们两个班(生物老师只带我们和隔壁班)?”
“当然是全校啊。不然她怎么可能说人少。”

5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讲啊!

6
“哦,我选选修一。”

7
服务对象在这……

8
“我选选修三”
“我选选修三”
我和坐在她旁边的男孩子(我们中间的组是四人同桌,旁边是三人,我坐中间那组靠过道的地方)一起说。

9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10
开始讲题了。
第一题问培养基里加水、无机盐、_____和______。
当时我在想填的是蛋白质和糖类还是碳源和氮源。
事实证明我是一个嘴快过脑的人。
因为我居然就这么问出来了。

11
那时候她刚好走到我旁边。
以我400度的眼睛起誓她绝对瞪了我一眼。
然后她就回讲台上讲知识点了。

12
“同学们要记住,这些都是常识。”

13
好吧我没有常识。
正确答案是碳源和氮源。
我可怜的同桌姑娘填的是蛋白质和糖类。
心疼她一秒。

14
比较后面有一题,问红色的腐乳里加了什么。
DX姑娘告诉我,她填了辣椒油。

15
正确答案是红方。
怕不是个傻子。

16
“DX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饿了。”
她脸色复杂的看着我。

17

迷一样的安利时间。
“同学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在家里自己尝试做一下。”
“寒假在家做完都开学了,意义在哪里?”
并没有人理我。

18
坐DX姑娘旁边的CJ突然说话:
“我想去超市买红方。”
我“然后全部吃掉。”
CJ“那东西能吃吗?”
DX“对啊。”
我“不知道,你先试试毒。”
CJ的同桌WQ似乎是被我们逗笑了,因为我看到他身体迷之前倾。

19
其实在上课之前有一个小插曲。
DX姑娘突然问我一个问题。
“细胞质基质和细胞质有什么区别?”

20
我“……”
鬼知道。

21
“问CJ。我不知道……”
然后她就扭头问了。
CJ是这样回答她的。

22
“字不一样。”

23
你这是废话,我们又不是小聋瞎。

24
我们决定问WQ,毕竟他是个学霸。

25
“字不一样。”
“闭嘴吧您。”

26
CJ“细胞质基质是细胞质的细胞器……”
我“等等细胞质基质怎么就是细胞器了!?”

27
我“等等,前面有一只ZX,我们去捉住她。”

28
ZX,迷一样的女人。生物跌下前十就绝望,日常在年级前三名浪荡的家伙。

29
“知道吗,她听到你的问题之后,就会叫你滚。”
DX冷漠的说。

30
到底是谁提出的问题啊!!!

31
就当我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生物老师来了。

32
“我们捉住生物老师怎么样?”
“她也会叫你滚的。”

33
那就不要突然提出这种超令人在意的问题啊!

34
结果还是没捉住。
因为一下课我就跑厕所了。

大概是人体练习?完全不会画手和脚......而且照出来后一些地方几乎看不见。算了反正也无所谓了就这样吧

个人觉得我画得挺好,没勇气打tag,随缘吧